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骄韵团

交通运输工程系

 
 
 

日志

 
 

“中国威胁论”新变奏  

2012-10-28 09:30:5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美国某些政客眼中,中国不再只是在某一个方面,而是以经济领域为主导对美国构成“全方位的挑战”。其所列举的威胁也不再是学院式的预测,而是眼下“活生生的现实”。因此,森严的政策壁垒,粗暴的惩罚措施接二连三地降临到中国企业头上。

2012年的秋天,新一轮“中国威胁论”来势汹汹,且逐强渐猛,成为2000年后美国国内鼓噪最大声的一次反华浪潮。

在美国某些政客眼中,中国不再只是在某一个方面,而是以经济领域为主导对美国构成“全方位的挑战”。其所列举的威胁也不再是学院式的预测,而是眼下“活生生的现实”。因此,森严的政策壁垒,粗暴的惩罚措施接二连三地降临到中国企业头上。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称,华为与中兴可能威胁美国国家通信安全,并建议政府禁止中国通讯设备公司参与美国的所有电信设备业务。中国三一集团的关联公司罗尔斯公司因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纸行政禁令,上千万美元的工程无疾而终,未来的投资方向也不得不进行重大调整。

不过,叫嚣归叫嚣,利益在哪里美国人还是很清楚。“经济威胁”不大可能转变成经济上的全面对抗,因为两国经济领域的交集几乎无处不在。

“中国威胁论”可能会干扰中美之间的一些具体议题,但动摇不了中美合作的大局。倒是这场风波让中国企业和政府,意识到在构建中国企业国际市场竞争的战略攻防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华为“安全门”始末

美国指责华为、中兴“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证据”之一,就是它们无法证明自己与中国政府没有关系

“如果中国政府要求你提供美国客户的信息,你怎么办?”一位民主党议员问。

“我们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对客户的网络带来伤害,那将是公司的自杀行为。”华为高级副总裁丁少华回答。

“那这不是意味着你要进监狱吗?”该议员继续追问。

“公司怎么会把我们送进监狱呢?”丁少华说。

这是今年9月13日发生在华盛顿的一次美国众议院公开听证会,也是美国国会对华为和中兴历时近一年的调查的一部分。

在占全球电信市场约四分之一的美国,这两家中国公司一直饱受指责,比如 “偷窃美国公司机密”“对美国网络基础设施带来安全风险”等。

听证会持续了约3个小时,在大部分时间内,营收规模更大的华为吸引了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更多的注意。

听证会余温未消,2012年10月8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就发表了长达52页的调查报告,认定华为、中兴两家中国通信设备公司在美投资,涉嫌侵犯“美国国家安全”,再次将华为、中兴带入舆论漩涡。

华为对美公开信:主动申请被查

从2001年进入美国市场,华为10年来不断遭受美国的怀疑。收购3Com、3Leaf公司先后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决,与中兴一起竞标Sprint项目被美国商务部干预而失败,早就成为业界熟悉的案例。

2011年2月11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通知华为,建议“按照其提出的条件撤回审查申请,并撤销对3Leaf交易”。

华为经过对结果的考虑,认为胜诉的可能性很低。2011年2月19日,华为对外发表声明称,将放弃对美国服务器科技公司3Leaf特定资产的收购。随后,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对美国政府发表公开信,表示希望美国政府对华为进行公开调查,以洗清美国国内多年来对华为的误解。

美国对华为的指责,集中在四个方面:“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密切联系”,“知识产权纠纷”,“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在胡厚的公开信中,认为这四项指责是对华为的“误解”,“美国政府是对华为的过去担忧?还是对华为未来的发展担忧?担忧在哪些方面?具体什么事情?我们能否一起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愿意遵照美国政府在安全方面的任何要求,开放给美国的权威机构进行调查,我们将坦诚地给予配合。”

2011年11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就华为、中兴涉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事件,正式展开调查。

在正式调查开始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已经进行了初步调查,包括简要汇报情况和约谈美国情报官员。

“调查的重点在于,捋顺华为、中兴这两家中国核心公司的发展历程和管理操作,并如何寻求向美国的基础设施一步步扩张。”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网站资料显示。

证据不全的调查过程

今年2月2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到访华为深圳总部。华为管理层对这次访问极为重视,陪同者包括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轮值CEO胡厚、财务管理办公室副总裁白熠、主管美国业务的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陈巍、全球安全总监约翰·萨福克、出口管理人郝艺等。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方面还参观了华为生产线和一个大型制造业工厂。4月12日,调查委员拜访了同样位于深圳的中兴公司总部。会面者包括中兴通讯美国与北美市场高级副总裁朱进云、全球营销和销售副总裁范庆丰等。

随后的2012年5月,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卢泊斯伯格与另外3名调查人员前往香港,在两家公司的职员会议上见了华为、中兴的高层管理人员。那次,他们见到了华为总裁任正非。

不过,调查报告中并没有提到那次行程中,两家职员会议的具体规模、内容,也未透露与任正非交谈的内容。调查报告显示,调查主要涉及公司市场和法务部门,主要是座谈形式,各部门均有代表参加,回答调查者提出的问题。

随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又向两家公司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同时要求提供大量新资料,来“弥补调查获得的信息遗漏,以及矛盾或不完整回答”,并对两家公司“现在和以前的文件”进行证实。

2012年9月13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了公开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华为、中兴两家公司的代表出席作证。那次听证被认为是“中国企业执行官首次接受美国国会的听证”。

在听证会上,多名美国国会议员以“据媒体报道”理由,就“企业与政府关系、是否与伊朗政府存在违法交易、是否抄袭美国公司技术等”进行提问,并称来自中国的“网络黑客攻击”给美国造成巨大损失。

华为高级副总裁丁少华与中兴高级副总裁朱进云,否认了中国企业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他们还表示,作为正在发展的中国跨国企业,华为和中兴既要遵守驻在国的法律法规,也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面对网络安全这一全球性挑战,两家公司都在努力维护网络安全。

在听证会的前一天晚上,华为在其美国子公司网站上登载了题为《华为在美国》的报告。

这份报告长达81页,由第三方学者、美国印中美研究所的国际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丹·史坦巴克调查撰写。

“很多让议员们感到担忧的证据被列为密件。然而,当一组指控总以另一组指控为依据,调查和恶意对待之间的界线就变得模糊了。”史坦巴克在报告中谴责美国对华为的行为。

《华为在美国》的封面还摘了美国记者爱德华·莫罗的一段话,“任何一个熟悉美国历史的人都无法否认国会委员会是有用的。立法之前进行调查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调查和迫害之间存在非常明显的界限。”

10月8日,继听证会结束近一个月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关于华为、中兴的调查报告公布。事实上,调查报告分为保密、非保密两份,后者正是那份公开的52页版本。

调查报告简要呈现了调查过程,指出了调查中由于两家公司“不完全配合”导致的证据漏洞。在此情况下,给出了结论。

调查报告最后认为,华为、中兴两家中国通信设备公司在美投资,由于可能存在中国政府支持等原因,涉嫌侵犯“美国国家安全”。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只是表示,“我们对华为的调查,已经进行了10个月。最近,调查报告完成并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是既定程序。”他没有回应调查的意义和目的。

但迈克·罗杰斯还是在公开场合建议美国的私有部门,不要与华为和中兴这两家公司做生意。

10月8日晚间,针对“美国国会称华为中兴威胁国家通信安全”一事,华为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回应,“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所有的指控都应基于确凿的证据和事实。众议院常设特别情报委员会所主导的、历时11个月完成的报告,仍然未能提供明确的信息或者证据证明委员会的担忧是合理的。这样一个报告的唯一目的,就是阻碍竞争、阻挠来自中国的ICT公司进入美国市场”。

调查报告的“连锁反应”

尽管10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只是一个“建议”,还并没有正式的法律效力,但华为与中兴都表示了失望。在短期内,两家公司于美国的合作还不能一帆风顺。此外,这项调查报告似乎很快引起了“连锁反应”。

在美国发布其调查报告一天后,10月9日,加拿大政府暗示,该国一个计划中的政府通讯网络项目将会因为安全风险的考量,排除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的参与。

“政府将会在网络建设商的选择上非常缜密,项目甚至牵涉到了国家安全例外条款。”保守党总理斯蒂芬·哈珀的发言人安德鲁·麦克道格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渥太华方面引入了一个国家安全例外条款,以允许其在不违反国际贸易义务的前提下,区别性对待某些对政府网络系统构成潜在隐患的企业。

加拿大CBC电视台报道指出,美国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也敦促加拿大公司不要与华为进行业务往来。分析认为,麦克道格尔的讲话是正是对美国调查的回应。

华为在加拿大的业务正处于上升期。2008年,该公司赢得一份为该国运营商泰勒斯公司和贝尔公司搭建电信网络的合同,公司甚至还获得了加拿大安大略省资助的6700万加元(约合6800万美元)的研究资金。

随即,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议会也表示,英国议会下属委员会也要对华为与英国电信之间的合作展开调查。但英国首相府两次申明,欢迎华为在英国开展业务。

而就在一个月前,英国首相卡梅伦还会见了华为总裁任正非,欢迎华为在英投资达13亿英镑,并将为英国创造的500个就业岗位。

10月22日,英国驻华大使吴思田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演讲,被问到“美国近日以非商业的国家安全理由拒绝华为公司进入美国市场,英国是否会跟随美国这样做?”

吴思田的回答是,英国不认同贸易保护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损人害己,欢迎华为投资英国。“华为公司可以为英国提供一流的通信设备,英国不会像其他一些国家那样阻挠投资,而是与华为公司共同合作,坦诚交流,谋求共赢。”

而在美国对华为、中兴调查进行期间的2012年3月24日,被指“迎合对美贸易”的澳大利亚也宣布禁止华为对该国价值数十亿澳元的“全国宽带网设备项目”进行投标。

美国南加州大学国际关系与经济教授大卫·康,针对美国调查及其在国际上引起的小规模、快速的“连锁反应”,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不管是不是有意,美国政府都应该明白国家间商业合作对国际关系的影响。

今年9月,美国智库太平洋论坛曾就美国驳回中海油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的事件进行学术研讨,分析美国对中国是否具有刻意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论坛主席拉尔夫·库萨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华为事件,认为不能简单地认为是贸易保护主义。

“在竞选前夕公布调查结果,无疑为选举中的中国元素增加了辩论的素材。”拉尔夫·库萨同时承认。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